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化妝品室藥物分析學博士賈昌平在對樣品做檢驗。

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化妝品室藥物分析學博士賈昌平在對樣品做檢驗。

本報記者 葉永春 趙晨民

洗面奶、潤膚霜、沐浴露、防曬霜,還不乏眼影、口紅、指甲油等彩妝用品,兒童化妝品,同樣種類繁多,質量卻參差不齊。家長該如何為孩子選購兒童化妝品?本期“38樓全視野 我的新聞你代言”欄目,我們邀請蘇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執法人員、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的技術人員,同新聞代言人一起走進市場,走進實驗室,來一趟兒童化妝品的守護之旅。

兒童化妝品怎么挑?跟著市場監管執法人員現場走一趟

新聞代言人:徐珩

目的地:相城區部分超市商場

在商場超市里,化妝品柜臺常常占據了顯要位置。如何正確挑選安全放心的化妝品呢?昨天,本期“38樓全視野 我的新聞你代言”新聞代言人徐珩和蘇報融媒記者,跟隨市場監管執法人員,深入商場超市,看看兒童化妝品怎么挑。

在人民路和陽澄湖西路交界處的一大型綜合商場,執法人員在化妝品柜臺檢查了兒童化妝品。相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二分局執法人員沈麗琴首先查看了一款進口兒童滋潤乳。她說,無論進口還是國產的兒童化妝品,都要查看產品的標簽是否完整,標簽上的品名、成分、使用方法、注意事項都要齊全,同時,包裝上還要標有生產日期和保質期,特別是批準文號或備案號。查看了產品之后,執法人員要求商場出示相關證照。隨后,新聞代言人跟隨執法人員檢查了多家化妝品銷售商家。檢查結果,各商家的情況均良好,沒有發現假冒偽劣兒童化妝品。

為了保障兒童化妝品市場的秩序,相城區市場監管局從今年3月開始啟動了專項行動。該局藥品化妝品醫療器械監管科范芳芳介紹,此次專項檢查行動將持續到9月,市場監管部門將結合各鎮、街道實際情況,對兒童化妝品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標簽明示或者暗示具有醫療作用等違法行為的將進行嚴厲查處。截至目前,相城區市場監管系統共出動執法人員273人次,檢查市場主體125家,處理各類投訴舉報8起,發放宣傳材料260余份,查扣(封)涉嫌違法違規化妝品72件,立案查處2家。

在這里,“看見”肉眼所不能見

新聞代言人:徐珩

目的地: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

選購兒童化妝品,家長大多憑借一雙肉眼,看顏色、看光澤,有時還用鼻子聞一聞。可兒童化妝品的具體成分、具體元素是什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全面掌握。而恰恰就在這些肉眼不可見的元素中,有時就暗藏著會對人體產生副作用的有毒有害重金屬元素。在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通過專業人員和專業儀器,就能讓這些肉眼不可見的元素,逐一顯現。

昨天,在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化妝品室,藥物分析學碩士鄭梅向蘇報融媒記者和新聞代言人展示了“看見”肉眼所不能見的主要步驟。首先來到天平室,這里常常是取樣的場所,操作臺上的每一臺天平,都是超“敏感”的,以“克”為單位,其小數點后面的數字,可以精確到5位甚至是6位。不僅如此,天平還加罩了凈氣通風柜,掛在墻上的溫濕度計,也需定期接受計量校準,確保取樣環境的溫度、濕度絕對保持在標準環境內。緊接著在小儀器室,樣品經過微波消解,部分不在檢驗檢測范圍內的物質被徹底消除,樣品接受了第一道篩選。

此后,經過道道工序,有些試管中的樣品,以肉眼所見,與清水無異,而實際上其所含的元素,往往各不相同。最終,符合檢驗檢測條件的樣品,在專業技術人員的操作下,經過石墨爐原子吸收儀、火焰原子吸收儀、測汞儀、高效液相色譜儀、氣相色譜儀等專業儀器的檢測,其所含的元素最終將逐一被“看見”。

  ▲等待檢驗檢測的樣品。

▲等待檢驗檢測的樣品。

  曾被檢出有違規添加物的“三無”化妝品。本報攝影 葉永春

曾被檢出有違規添加物的“三無”化妝品。本報攝影 葉永春

在研究中心,徐珩注意到專業人員常用到一個詞——痕量。她從字面理解,那是指極少的量,少到只留一點痕跡,意味著只要留痕,就能被檢測出來。“那往往是百萬分之一甚至是千萬分之一的含量。”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化妝品室主任閔春艷介紹,因原材料、生產工藝以及惡意添加等原因,導致有些兒童化妝品中可能含有違規添加物,對此需要企業、監管部門嚴把質量安全關。近期,該化妝品室從蘇州市場上抽檢了22批次兒童化妝品,包括潤膚露、保濕霜、沐浴露、洗發露等,重點檢驗重金屬、糖皮質激素以及相關微生物,從目前檢測結果看,均是合格的。

這款寶寶霜靠不靠譜?現場檢驗一下

新聞代言人:徐珩

目的地: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

有一款網購而來的“寶寶霜”,號稱具備抑菌效果,針對皮膚“瘙癢”“紅點”“濕疹”等癥狀有奇效,更誘人的是,僅花11.8元,就可“買一送一”。這款寶寶霜,真可以說是“物美價廉”了。然而,它靠譜嗎?本期“38樓全視野 我的新聞你代言”欄目,蘇報融媒記者同新聞代言人徐珩帶著這款寶寶霜,走進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請檢驗人員現場檢驗一下。

走進研究中心,徐珩倍感親切。退休前,她是計算機研究單位的職工,這里的環境,這里的設備以及技術人員,與她原來的單位有幾分相似,“都是安安靜靜的,工作人員一絲不茍埋頭研究”。

這次幫助我們檢驗的是賈昌平,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化妝品室藥物分析學博士。賈昌平被同事們稱為研究中心內檢驗化妝品激素含量的“權威”,而研究中心歷年來從多種寶寶霜中檢出的違規添加物中,最常見的就是激素。

檢驗開始,賈昌平先從寶寶霜中取樣,經過前道處理,樣品由膠狀變成了液狀。他再將樣品裝入筆套般大的容器中,將容器裝入一臺檢驗設備中,啟動設備,不多久,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道道“心電圖”。賈昌平說,這臺設備可檢測出數百種激素,通俗地說,它能將樣品中的化學成分,分門別類“翻譯”成電子信號,最終呈現在電腦屏幕上。通過查看屏幕上的曲線圖以及對應的數字編碼,便可分析出樣品中所含的各種化學物質。

說話間,曲線中跳出的一個“峰”引起了賈昌平的注意,他立即對這個異常變化進行分析比對,很快得出結論:樣品中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一種常見激素。它不應該出現在寶寶霜中,屬于違規添加物。

“有些廠家可能為了提高祛濕疹、止癢等效果,會在寶寶霜中添加激素。家長盲目給孩子使用,可能短期內有效果,但會帶來副作用。”曾在一款濕疹膏中,賈昌平就檢驗出了七八種激素,那款濕疹膏,是來路不明的“三無產品”。

賈昌平說,比對研究中心這些年檢驗檢測的兒童化妝品,可以明顯發現,從正規渠道選購的產品,絕大部分沒問題,而被檢出有問題的,往往是從非正規渠道購買的產品,“比如一些民間的膏劑,聽人說不錯,實際上問題不小”。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招聘會恢復 求職找崗位
餐飲業復蘇
同一個世界
“水上漂”
黑白“琴鍵”
蘇州首家園林式養老院開業
天天干_夜夜啪_天天操_天天啪_天天射_天天日_天天撸,天天啪,天天啪一啪,天天啪啪啪,啪啪啪视频,天天啪在线视频